半年报的寒意:任正非的警告与导航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313

今年的夏天很热,据说上海35℃及以上的高温天数迄今已接近50天,甚至最高40.9℃的高温,追平了百年最高纪录。

而这两天任正非先生的一份内部文章,却让人感受到丝丝寒意,甚至直接提出要让“寒气”传递到每个人。

文章很长,内容很丰富,网上刷屏的同时,也伴随着很多解读,其中一个要点之一是“活下来”,是华为公司应该改变思路和经营方针,“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

这不禁让人想起《红楼梦》里的贾家。家大业大的贾府,素有“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的谚语口碑,在贾雨村等人的眼中,更是钟鸣鼎食之家,但在冷子兴的口中,却是“花架子”,“内囊”都上来了。只不过,贾府没有运筹谋划的人,贾母虽强,但享福人不愿再操心,而任正非先生却老骥伏枥,危机感十足,明确指出未来的努力方向。

先说贾母。中秋节快到了,尤氏来找贾母商量八月十五赏月的事,正好是吃饭的时间,于是贾母留她吃饭,却发现伺候添饭的人,手里捧着一碗下人的米饭给尤氏。贾母很惊讶,于是责怪下人“你怎么昏了,盛这个饭给你奶奶”。

殊不知,贾府现在的粮食都不充裕了,下人很实在,今天吃饭的人多了(除了贾母,还有探春和宝琴);鸳鸯也作了解释,“如今都是可着头做帽子了,要一点儿富余也不能的”,王夫人更直接,是因为“这一二年旱涝不定,田上的米都不能按数交。这几样细米就更艰难了……”贾母也只能以“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解嘲。

本来老人家吃得就不多,即使加上两位姑娘,量也不会大,但你很难想象贾府这样的大户人家,多一个尤氏这样的人吃饭,居然饭都不够,可谓“寒气”已经传递到了饭桌上了,只不过贾母年纪大了,权力也基本上都授给了王夫人,所以也就不再多说了。

其实当家的王夫人也好,实际掌权的王熙凤也罢,都了解日子的艰难。比如大管家林之孝就曾建议“裁员”,将出过力的老家人用不着的放几家出去;大家委屈一些,该使八个的使六个,该使四个的使两个。但王夫人顾虑到贾政才回来没多久,提起来这种事担心老爷伤心,连提也没提;王熙凤也曾建议“裁员”,比如年纪大些的,或者有些咬牙难缠的,拿个错撵出去,而王夫人则“于心不忍”,更怕老太太不依。

这就尴尬了。管家林之孝知道日子不好过了,实际掌权的贾琏、王熙凤也知道家里内囊都快出来了,甚至想方设法把家里的东西拿出去典当度日。但因为种种原因,当家的贾政夫妇却揣着明白装糊涂。而贾母更因为年龄、精力等问题而有心无力,看着贾府衰败下去。

事实上,很多公司也会面临发展困境。比如大名鼎鼎的福特公司,就曾在金融危机期间,将北美所有值钱的家当都拿去做了抵押,甚至包括“福特”这个著名商标,都成了抵押品,真所谓“崽卖爷田不心疼”。如果福特汽车不能转危为安,将来连祖宗留下来的自家招牌都会被银行收走,想想都有点后怕。

再比如被称为“蓝色巨人”的IBM,在1993年也曾面临着巨大的流动资金短缺风险,最终只能出售非生产性的资产来筹集资金,以帮助公司渡过难关。掌门人郭士纳更是开始大量裁员,并要求所有的支出要建立在市场的基础上,员工个人收入的增加要体现市场的变化以及各自的工作绩效,其中奖金要建立在业务绩效及个人贡献的基础上,股票期权奖励建立在个人的关键技能及公司的竞争风险基础之上。

回到任正非先生的文章,是不是能够理解他的警示了?虽然没有喊出“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但纲领很明确,“活下来”,方针很清晰,“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

全球著名的科技公司,即使在美国打压的情况下,2021年的收入也有6368亿元;虽然利润里包含了出售荣耀业务及全资子公司带来的“非正常”部分,但即使扣除这部分金额,2021年的利润也超过500亿元,怎么忽然一下子就“寒气”逼人,感觉凛冬将至?

因为华为不是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实时性及透明度有限;同时,本人也未在华为任职,更未与华为内部人士进行沟通,因此只能站在吃瓜群众的立场上,根据有限的资料来试图“管中窥豹”。

其实,“活下来”这个口号并不是今天喊出来的。比如,在去年8月6日华为发布了半年度的经营业绩,当时的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就明确表示,要通过创造价值,让公司“活下来,有质量地活下来”;任先生的文章,似乎也与华为今年8月12日发布的上半年经营业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去年也好,今年也罢,华为的公开信息都表示,“整体经营结果符合预期”。但是否真的符合预期,也许华为内部人才能知道。在吃瓜群众看来,经营结果不容乐观也许更贴切。比如去年发布半年报的时候,徐直军在展望全年的时候说“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将实现稳健增长”;但2021年的年报结果却是消费者业务全年下降了49.6%,运营商业务下降了7%,唯一增长的企业业务,也仅仅实现了2.1%的增长率。如果说消费者业务下降“符合预期”,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恐怕谈不上“稳健增长”。

再回到今年发布的半年报,有限的数据显示,华为2022年上半年的销售收入为3016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近6%,其中运营商业务收入1427亿,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2%;企业业务收入547亿,增长27.5%;终端业务收入1013亿,同比下降25.4%。

收入是什么,收入就是“规模”。2020年以前,华为一路高歌猛进,收入规模不断扩大,并在2020年达到顶峰的8914亿;但这种增长势头在2021年被逆转,这可能就是任总所说的“由于战争的影响及美国继续封锁打压的原因,全世界的经济在未来3-5年内都不可能好转”的大背景,如果再考虑疫情的叠加影响,全球经济将面临着衰退可能就不可避免。而这种大环境必然影响到消费能力的下降,进而影响到华为公司的经济业务发展。

言下之意,收入高增长的日子可能暂时只能“回忆”,2021年的年报、2022年的半年报都或多或少揭示了,靠规模求发展的日子可能会告一段落。

如果说收入下滑还感受不明显,利润的下滑就“寒气”逼人了。按照华为披露的信息,2021年上半年的净利润率是9.8%,而2022年的净利润率则只有5%,近乎腰斩。因为有关信息披露的完整性问题,我无法对这个数字作出准确的解读,但从年报披露的信息看,过去五年中,华为在2018年的营业利润率达到10.2%的高点,此后的2019、2020年逐年下滑。一般来说,在价格、成本结构不变的情况下,由于有固定成本的存在,利润的增长通常会超过收入的增长,那么今年上半年的数据,可能说明华为终端业务收入的下滑,拉低了公司的整体利润率。

这可能就是任总所说的“未来几年内不能产生价值和利润的业务应该缩减或关闭,把人力物力集中到主航道来”的意义,因为对华为来说,ICT就是公司的主航道,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才是产生价值和利润的压舱石。

再看看现金流。过去五年,尽管2021年由于业务剥离的原因,导致数据的可比性下降,但从收入及营业利润上看,华为仍然保持着正增长。经营性现金流则揭示了另一幅图景,从2017年的963.36亿元降低到2021年的596.7亿元,也就是说不升反降,虽然年度内有所波动,但基本趋势是下降,用年复合增长率指标来衡量的话,过去五年是-11%。

如果把现金流再拆开来看的话,公司销售商品及提供服务收到的现金,与支付供应商及雇员的现金流出之间的差额则从2017年的512亿降至2021年的75亿元,减少了八成以上,甚至在2020年一度出现了负值。也就是说公司所赚得钱大多用来支付供应商货款及工人工资了,这一方面可以解读为华为让价值链上的伙伴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但另一方面也给公司的自由现金流带来了压力。

这大概就是任总要追求现金流的原因之一吧。春江水暖鸭先知,公司经营在财务上或多或少有了征兆。活下来,调整经营方针,以财务指标为指挥棒,从追求收入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这既是环境所迫,也是公司健康之基。

贾母睿智,但面对贾府的颓败只能徒叹奈何;任总威武,面对寒冬,提出了新的规划蓝图。坦诚面对衰退,目标方针明确,同心协力突围,相信公司会“高质量活下来”。数字不会说假话,其他企业也应该反求诸己,思考是否调整经营方针以应对环境变化。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