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钱涌入中药材 药企采购“压力山大” 市场何时回归理性?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313

“现在药材全都在涨价,几乎就没有不涨的。”石家庄一家诊所的中医医师近日向财联社记者反映。

而在北方最大的药材市场河北安国,交易端更能直接感受到中药材涨价的“燥热”——和年前相比,“紫菀、牡丹皮价格翻倍了”“天然牛黄涨到90万元/公斤”......

“涨”声中,前来买卖的各地客商涌入安国,药城大街上人车密集,络绎不绝。一同涌入的,还有看好中药市场的各路资金,进一步助推中药材价格。“有一些明显看得出是外行人。”有安国本地的药商告诉记者。

随着采购药材商户数量和资金的增加,安国、亳州药材市场周边药材冷库出租率和出租价格也明显上升。有安国地区药商更是打趣道:“我都想不做(中)药(交易)了,回去建冷库出租也不错。”

热钱涌进的不只有中药材市场,二级市场上,由于利好政策不断,中药板块近日全线大涨。但对于中药行业的上市公司来说,中药材原料的自给能力普遍有限,如果药材价格持续上涨,成本压力之下,其经营利润或将遭到侵蚀。

“有的品种不缺货,涨幅却很大”

郑少华是安国本地的一位药商,现在的中药材市场让他有些“看不懂”。

“像牡丹皮这个品种,年后涨幅很大。但是国内万亩牡丹园其实很多,产地也比较多,市场应该是不太缺货的。”郑少华说。

涨价的不只是牡丹皮。疫情影响逐渐消退,本应进入相对的需求淡季,但常见的中药材几乎全线上涨。

年后,康美中药材价格指数逐日累创新高,截至3月15日报收1941.56点,最近3个月涨幅超过10%,指数整体呈加速上涨态势。其中,沙苑子、牡丹皮、鸦胆子等药材品种年后涨幅超过100%,紫苑、知母、白术、柴胡等品种涨幅超过50%。

安国、亳州等药市周边本地药材多数在此轮行情中领涨,如紫菀、知母、射干、丹参等。其中,知母圆片价格50元/公斤-55元/公斤,较年前上涨20元/公斤左右,紫菀从年前30元/公斤左右涨至60元/公斤左右;丹参从年前的15元/公斤附近涨至20元/公斤。

不过,疫情期间涨幅过高的清热解毒类品种出现较大回落。目前连翘已从疫情高峰期的接近300元/公斤的高价回落至220元/公斤附近,金银花从280元/公斤回落至140元/公斤。而随着近期甲流来袭,相关品种跌势已逐渐趋缓,部分品种价格小幅反弹。

从供需方面来看,药店、诊所等面向终端患者的药材消化速度有所加快,但药厂采购则相对谨慎。

有安国地区药商称:“现在有的品种涨价太多了,市场需求又不大,没人接盘,有价无市。药厂采购也是看价格的,价格太高就先不买了,等价格回落回落再买。”

热钱涌入中药材市场

年后这轮中药材价格上涨来势凶猛,大大超出了业内人士的预期。

“过去大概什么品种该涨价了,我们大概还能作个预期。但现在有些库存大或者用量小的品种,谁也不知道怎么就涨起来的,现在没办法预测什么该涨什么不该涨了。”郑少华告诉财联社记者。

在郑少华看来,“这轮上涨主要是资金推动。”他认为,资金来自三部分,第一是本地药商年后使用信贷资金,增加药材库存;第二是药农或者产地药商自己捂货惜售;第三是一些外部跨行进入药材市场的资金。

另一位安国药商石磊告诉财联社记者,“现在银行给商户放款也比较简单,只要有经营有仓库,银行直接放款30万元,利息也便宜,只有不到4%,有不少本地商户就贷款买货了。”

这些商户包括了药农和药商。石磊表示,“药农和药商也是因为能从银行获得资金,他的资金充裕后不着急卖货回款,感觉价格不是那么满意,他们现在就不着急出售了,市场货少也就推动了价格。”

其中,外部资金入场给药材市场带来了新变化。

“现在,亳州药材市场中也经常能看到一些明显是其他行业的人来买货。”亳州药材市场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这些人买货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更关注低价品种,另一个是出手较大。“经常是一买就是几百万,这些人的钱更多的是自有资金,从资金来源角度看,他们其实耐心更好,持货周期可能会超过1年。”

随着市场资金的充裕,部分大宗药材价格也出现上涨迹象。安国名贵药材街中一位西洋参经营商户告诉财联社记者:“年后西洋参价格小幅上涨了20元-30元/公斤。”

云南三七经营商陆文帅则表示,目前三七价格还比较稳定,但走货确实加快了,也能感受到外部资金的入场。

与其他品种不同,虽有外部资金入场,但当前三七价格却不像其他品种容易抬升。有安国地区三七经销商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三七的市场太大了,价格基本没有变化。”但对方也表示,由于当前三七确实处于低位,如果还有资金推动,确实有上涨的可能。

药企采购“压力山大”

据财联社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除寿仙谷(603896.SH)、盘龙药业(002864.SZ)、佐力药业(300181.SZ)等主力品种较为单一的少数上市公司可基本实现主要原料自给外,其他多数药企均需对外采购中药材原料。

而国内上市药企多数采用农户+企业的合作种植方式,并不能直接从药材涨价中获益。振东制药(300158.SZ)公司人士曾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公司与农户合作种植基地中,采购农户药材基本是以市场价格进行采购。”

而白云山(600332.SH)、以岭药业(002603.SZ)、同仁堂(600085.SH)等部分药企则是自营+农户合作的方式,也无法完全实现药材自营自给。

此次药材大范围上涨,除片仔癀(600436.SH)等少部分具有市场主动议价权的独门药品外,对多数药企的药品生产成本将会造成一定影响。

“天然牛黄价格目前已经达到90万元/公斤,和疫情前相比涨了大概30万元/公斤,而且一直没有回落,麝香价格也涨到了800元/克以上。”安国市场里一位经营牛黄虫草等贵重药材的商户孙辉告诉财联社记者。

上述两种名贵药材价格大幅上涨与抗疫明星药安宫牛黄丸畅销有关,此外其也是片仔癀的主要原料。

孙辉称:“现在的问题主要是货源少,我从事行业这么多年,已经快20年没有见过国产的牛黄了,很多都是进口的。而且前期需求大,像同仁堂(600085.SH)、达仁堂(600329.SH)、广誉远(600771.SH)都做安宫牛黄丸。前几天我们和片仔癀的业务员交流,都说现在的采购任务还没完成呢。”

有上市公司已提前对年后市场波动作出预测。财联社记者以投资者身份从千金药业(600479.SH)获悉:“当前药材价格上涨对公司影响不大,公司年前已采购大量原料,基本购(满)一年以上使用量。”

而公司如果想通过提价来转移中药材的成本压力也没有那么容易。中药领域知名营销专家、赛柏兰高级顾问孙跃武说:“由于一些药品在招标集采完成后,药品价格在一定阶段内是固定的,药厂很难提涨药品价格。”

中药配方颗粒生产药企的成本影响或更为直接,孙跃武表示:“作为饮片的升级,配方颗粒的生产因为直接用药材量比较多,如果药材价格上涨,提取成本也会稍有变化。”

市场何时回归理性?

而从上游来看,随着药材价格“狂飙”及继续上涨的预期,部分药材种植户或将从中受益。

郑少华对财联社记者介绍道,以当地紫菀种植户为例,秧苗价格约20元/斤,一亩地需要紫菀秧苗80斤-100斤,而药材亩产约3000斤,按照60元/公斤的价格计算,每亩预期收入很高,或达9万元。而种植秧苗的农户盈利也很大,有农户种植6亩紫菀秧苗,卖了11万元。

去年明星品种连翘今年成为种植热门,有地区一窝蜂上马种植,而部分老种植户则相对保守。有种植合作社负责人告诉财联社记者:“今年没有扩大种植面积,主要做育苗。”

酸枣仁作为新冠阳康后治疗失眠症状的安眠中药材,每公斤价格一度突破千元,当前价格小幅回落至880元。有酸枣仁销售商表示,随着河北大批的人工种植酸枣仁的逐渐进入收获年份,这两年酸枣仁价格可能回落。

业内预期,部分药材价格并不会持续保持高位。康美中药网首席分析师张岳峰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一些中小型植物药材品种不会持续爆炒,上涨过程会比较短暂。多数农产品植物药材品种将会在产新季到来后出现回落,这个时间可能是半年左右。”

(应受访者要求,郑少华、石磊、孙辉为化名)

相关文章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