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让“鹰”再飞一会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111

今年是全球央行年会移师至杰克逊霍尔的第40个年头,而巧合的是,美国通胀也恰恰升至了40年高位。这似乎令40年成为了一个“轮回”:1982年,时任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出席了题为“1980年代货币政策问题”的研讨会。彼时,沃尔克主张激进的货币紧缩,用加息应对严重的高通胀。结果减少货币供应、压抑消费的加息,提前引爆了美国的经济危机。可以说,本次会议是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沃尔克时刻”。

重申2%通胀目标

对于华尔街而言,除了每年八次美联储议息会议外,最为瞩目的当属一年一度由堪萨斯联储主办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了。美联储等央行官员们常借此会议,发布有关央行政策动态的重大声明。

当地时间上周五,鲍威尔在全球注视下发表了超预期简短的讲话。虽然主办方安排了半个小时的讲话时间,但会议开始后,鲍威尔明确表示本次演讲将“更简短、更聚焦、更直接”。

纵览全程,鲍威尔的演讲全稿仅有1300余个词汇、用时仅约8分钟,甚至不足往年正常水平的一半,精粹程度创历史之最。而其中45次提及通胀(Inflation),9次提及物价稳定(Price stability)。

鲍威尔在讲话中再次强调了“美联储稳定物价的责任”。他开篇就谈道,联储当前的首要目标就是把通胀拉回到2%的目标。鲍威尔指出,维持物价稳定是美联储的职责所在,也是经济的基石;如果没有物价稳定,经济不能惠及所有人,高通胀的负担将落在最无力承担的人身上。

关于7月通胀的下行,鲍威尔指出,尽管7月较低的通胀是让人宽慰的,但单月的改善并不足以让美联储相信通胀在持续回落。

鲍威尔短短的8分钟发言,令美股市场6月以来的情绪短时间决堤。纽约股市三大股指26日出现大幅下跌。

截至当天收盘,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比前一交易日下跌1008.38点,收于32283.4点,跌幅为3.03%;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下跌141.46点,收于4057.66点,跌幅为3.37%;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497.55点,收于12141.71点,跌幅为3.94%。

这也让顶级富豪们的财富总计减少780亿美元。据亿万富豪指数,马斯克的财富缩水55亿美元,贝索斯减少68亿美元 。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的身家分别缩水22亿美元和27亿美元,谷歌的谢尔盖·布林财富跌破1000亿美元。

政策转向为时尚早

对于加息,鲍威尔明确表示2.25%-2.5%的联邦基金利率区间“不是让美联储停止或暂停行动的位置”,FOMC此前曾预计到2023年底联邦基金利率中值将略低于4%。

此外,9月加息幅度可能依然很大。鲍威尔指出,在7月议息会议上选择加息75BP时就提到,下一次会议再来一次不同寻常的大幅加息可能是合适的。并强调,恢复物价稳定可能需要维持一段时间的限制性政策立场,历史记录强烈警告不要过早放松政策。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水清表示,此前市场对四季度和明年的加息预期偏弱,考虑到当前通胀的高位置和持续性,9月美联储加息节奏和幅度可能再超预期,目前市场对9月加息75基点的预期已经达到60%以上。

这无疑是对近期市场揣测的反驳,华尔街大行近来相继预测美联储将很快转向降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副总裁Gita Gopinath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经历更高的通胀,而经济方面的首要任务是缓解物价上涨,不要过早降息。“我们正处于通胀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位的时期,至少还会持续一两年。经济上的首要任务是降低通胀,而不是过早地放松政策。”她说。

与此同时,鲍威尔指出,控通胀要提高利率,可能导致经济下降,并需要经济增速在一段时期内维持低于趋势增长率。此外,可能会导致劳动力市场走弱。并强调,尽管利率提高,经济增速放缓,就业市场走弱,会给居民和企业带来一定痛苦,但通胀失控会带来更大痛苦。历史经验表明,如果不尽早控制通胀,让高通胀进入工资和价格制定的决策中,对劳动力伤害将更大。

全球鹰声云集

今年是该会议自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以来,首次回归线下。而今年探讨的核心问题就是两个字“通胀”,从美国到英国再到澳大利亚,政策刺激与新冠疫情造成的扰动,已经将物价压力推升至了至少数十年最高点。各国央行不得不在经济增长放慢之际,纷纷奋力抗击通胀。

除了鲍威尔放出“最强鹰”之外,其余与会者的讲话也未能让市场感受到一丝丝的松懈,全球经济的未来再度被蒙上厚厚的一层阴云。欧洲中央银行执行委员会成员伊莎贝尔·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28日发声称,全球央行正面临失去公众信任的风险,现必须采取有力措施抗击通胀,即使此举会将其经济拖入衰退。

施纳贝尔指出,世界上许多主要经济体的通货膨胀率接近两位数,而且任何下降都可能缓慢,使物价在未来几年保持在央行目标之上,还表示如果通胀预期脱离锚定,对经济的影响将更加严重。

在亚洲方面,韩国央行行长李昌镛表示,韩国和其他亚洲新兴经济体极有可能重返疫情前的低通胀和增长环境。韩国央行也在抗击通胀,并在上周加息25个基点。

不过,日本的情况却截然不同。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称, “有点神奇的是,现在我们的通货膨胀率为 2.4%。但几乎完全是由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能源和食品造成的”,黑田东彦表示。

黑田东彦表示,在今年晚些时候和明年,日本的通胀将会下降。“因此,我们别无选择,只有继续放松货币政策,直到工资和物价以稳定和可持续的方式上涨。”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