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证券李超:市场现在最期待的是需求侧刺激政策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265

2023下半场,中国宏观经济将如何运行?主要驱动力为何?房地产市场又将走向何方?

近日,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联席所长李超做客澎湃新闻《首席连线》直播间,就相关问题作出分析解读。

李超拥有八年央行工作经历,曾任职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金融体制改革处,并借调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二局,2016年进入市场,并且连续多年获得新财富、水晶球、金牛奖等最佳分析师奖项。

经济“弱修复”

“相较于市场对上半年宏观经济持‘弱复苏’的观点,我们更愿意称其为‘弱修复’”,李超表示,二者之间不仅是字眼上的差别,还主要体现在企业家信心上。如果企业家是有信心的,宏观经济渐渐地会从“弱复苏”走向“强复苏”。

“‘弱修复’,实质上是一个修复过程。”李超解释道,比如之前受疫情影响未能成行的出差、旅游等行为逐渐恢复,所以经济动能的高点在二季度出现,但随着修复行为的结束,其对经济向上的持续性可能就没有太强。

展望下半年,李超预计三、四季度GDP同比增速将分别达到4.1%和5.3%,全年在5.1%左右。

李超表示,出口方面,随着全球总需求回落,出口也呈现出回落态势,但也显现出一定的韧性。投资方面,国内制造业投资逐渐放缓,主要是出现了一定的产能过剩的特征,商品价格也处在较低位置。总体来看,财政支持的力度还是比较平稳,全年呈现偏弱势震荡的格局。

期待政策发力

宏观政策一般主要分为三大类:产业政策、财政支持与货币政策。李超表示,产业政策方面,在当前固定资产价格较低、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产业政策多在消费端进行拉动。财政政策方面,一是发行具有目标明确、阶段性、灵活性的特别国债,二是加快专项债进度。货币政策方面,降准降息可能会是持续的动作,此外再贷款也是可能的手段,通过结构性的货币政策支持一些重点领域薄弱环节。

谈及货币政策,李超认为“走小幅不停步”的概率较大,而大幅降息的概率比较小。主要的影响因素包括外部美联储仍在加息缩表,会对国内货币政策的制定形成掣肘。再者大幅降息对市场加杠杆也会是非常大的鼓励,有可能威胁到金融稳定。综合来看,大幅降息的可能性不大,还是降准、降息与再贷款的组合拳。

李超表示,市场现在最期待的是需求侧方面的刺激政策,尤其是房地产。一方面是城中村改造等城市更新项目在改善民生等方面有很大益处。另一方面是关注“因城施策”能否更加细化,例如“因区施策”,增加政策的灵活性和精准度。基建方面,大规模的基建投资是没有必要的,相关政策也会和市场预期有一定的差距。

四季度可能出现美联储降息预期

国际大环境上,李超表示,当下判断美联储货币政策的难度正在变得越来越大。一方面,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已经告别此前规则性比较强的阶段。另一方面,物价、金融危机等扰动因素的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变强。

“总的来说,目前美国的经济状况是比较‘纠结’的。最新公布的CPI数据达到了3%,已经偏低了,但通胀的数据并不乐观。因此,这两个数据让美联储制定货币政策增加了很多考量。”李超进一步指出,“此外,美联储当前也仍需关注银行问题对中小企业的影响、用工缺口收窄后的工资水平、物价与工资的关系等等因素。”

李超认为,整体而言,大的方向上可以说美联储仍处紧缩通道。今年四季度,美联储虽然不一定出现降息,但降息预期可能将出现。

消费是“主引擎”

回到国内,2023年下半年,出口、投资与消费“三驾马车”中,李超表示,消费是最主要的拉动因素。全年表观零售总额同比增速预计将达到7.9%,考虑到当前较低的CPI,两相扣减,消费对于GDP的拉动作用还是非常大的。

投资方面,李超认为当前产能过剩的现状会对固定资产投资形成一定的拖累,但考虑到目前较低的PPI水平,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还是不可忽视的。出口方面,净出口额(出口额-进口额)总体波动较小,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也偏小。

所以,从“三驾马车”的角度来看,李超预计表观方面消费的拉动作用会更强;从政策驱动力看,可能投资会更加重要。

拥抱制造业

“首先要强调的是,房地产及其产业链的消费占到投资体量的30%甚至以上”,李超指出,财政结构的调整基本可以概括为“告别房地产,拥抱制造业”,其中遇到的卖地收入减少、经济增长放慢、货币政策“宽信用”不足等缺口需要去解决。

不过,在此过程中“三条红线”的原则迄今尚未放松。房地产业仍面临着低杠杆、低负债、低周转的要求。李超指出,目前,由房价大幅下跌形成的对房地产企业乃至金融体系、甚至居民资产负债表的剧烈冲击并未出现。从整个供需状态来看,房产价格不至于出现大幅下跌。

李超表示,告别房地产,拥抱制造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转型,不能一蹴而就,所以房地产内部一定要构建起自我对冲机制。要改变过去房地产行业粗放的发展模式,改变“炒房”推高土地成本挤压制造业的状况,也要解绑与房地产业密切相关的地方政府、银行的利益关系。通过发展公租房、“保交楼”等保障居民刚需和改善型需求等利益。

此外,李超指出,城中村改造也是一个必然的、对冲性的重大工具。在房地产销售情况不佳的情况下,非销售性的城中村改造项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部对冲变量,这种对冲变量是不可或缺的。

流动性预期利好成长股

配置方面,李超认为,成长股虽然短期缺少盈利,但看好其中长期的投资收益。

“例如AI(人工智能),短期而言企业确实还处在投入阶段,不可能见到盈利。但长期而言,人工智能发展将带来的巨大生产力改善,趋势已经可以看得非常明确了,可以说是一种确定性的长期趋势,只是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曲折。”李超指出。

李超进一步指出,虽然一个国家成长股的估值肯定要看本国的流动性,但美联储作为全球流动性的“水龙头”,叠加A股的外资参与度越来越高,美联储未来有可能出现的降息预期,肯定会给A股的成长股提供更加宽松的流动性环境。

“因此,我觉得国内A股的成长股,是面临美联储利率下行预期利好的。相比利率下行,市场反应利率下行的预期往往更快,这就是常说的‘预期差决定价格’,投资者需要重视利率下行的预期。”李超说。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