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证券张忆东:A股有确定性溢价 要珍惜结构性行情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295

2023下半场,全球经济将如何运行?对中国经济会有何影响呢?投资者又该如何进行大类资产配置呢?

近日,兴业证券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研究院副院长张忆东做客澎湃新闻“打开高质量发展新空间——《首席连线》2023年中展望”专题直播间,就相关问题作出分析解读。

张忆东已在证券分析师行业深耕20年,在新财富分析师评选中,曾三次获得A股策略冠军、两次港股策略第一和多次海外市场研究第一,并多次在水晶球、金牛奖等奖项中拿了“全满贯”,也是券商总量研究领域的首位新财富白金分析师。

低速增长是接下来全球经济主线

张忆东表示,今年上半年,全球经济的运行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来概述:一是消费韧性,二是金融风险,三是科技浪潮。

“消费韧性方面,可以看到今年欧美特别是美国经济略超预期,背后便是消费的表现比较有韧性。一方面,是其财政支持居民部门的消费,最典型便是给居民部门的各种补贴,导致居民部门有超额储蓄。另一方面,在超额储蓄消耗完之前,银行体系对居民部门进行消费信贷也是比较宽容的。”张忆东指出。

张忆东进一步指出,金融风险方面,硅谷银行暴露风险之后,整个欧美金融体系都被席卷,虽然美国监管部门及时出手对金融风险进行了阶段性的压制,但也引发了全球较大的动荡。

“第三件最有代表性的事件就是科技新浪潮。ChatGPT4.0的横空出世,让世界为之一振,未来全球可能会迎来一段新的科技革命,并带来方方面面的影响。现阶段,至少在资本市场上,无论是美国的纳斯达克和标普,还是中国资本市场上的数字经济,科技成长色彩亮丽。”张忆东说。

而对于今年接下来的全球经济,张忆东认为,低速增长可以说是共识的主线。不过,中外低速增长的方向不太一样。其中,中国经济是低位企稳与温和复苏,并在四季度迎来新的库存周期起点,因此对于2024年,可以更加乐观一些。

“而海外伴随着通胀的可能回落,特别是美国,居民部门的消费动能随着超储蓄的耗尽,四季度会开始趋弱,这将拖累美国经济阶段性、周期性的走弱。同时,虽然美国经济在下半年是低增长,但其高利率还要维持一段时间,这对于美国经济而言会形成持续的紧缩压力。”张忆东解释说。

目前,张忆东表示,对经济的软着陆、通胀的回落、新的科技革命等美好预期下,海外特别是美国的风险溢价,都处在相对低位。但随着美国四季度经济更加明显地降速,届时市场预期应该至少没有现在这么乐观。

四季度人民币有望进入升值轨道

汇率方面,张忆东认为,整体来看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区间的双边波动态势,依然没有被打破。

“今年上半年,疤痕效应下经济的确有一定的压力。因此,无论是居民部门还是企业部门,都在居安思危,并调节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形成了阶段性的资产负债表收缩。”张忆东说。

从全球的角度来说,张忆东表示,汇率也是交易出来的,特别是离岸人民币汇率,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短期相对悲观情绪的影响。

“但是,防御性需求经过释放后,可以看到,从今年6月下旬开始,无论是高频的出行数据还是消费数据,都出现了很大的改善。返回头来看,今年2月之后到6月初,是中国经济体感最差的时候。”张忆东称。

因此,张忆东认为,随着中国内生增长动能的恢复,下半年人民币势必将会企稳。叠加政策滴灌,随着结构性政策的慢慢积累,四季度趋势会更加明朗化,人民币是有望重新走入升值的趋势和轨道的。甚至年内升到7以内,也完全是可以期待的。

美联储明年上半年可能进入降息周期

对于美联储接下来的动向,张忆东认为,由于现阶段美国的需求韧性还很强,因此对美联储9月份会不会加息,看法是一半一半。但9月份以后,随着美国经济的下行,美联储大概率不会再加息。

“需要指出的是,不会再加息的不等于快速地降息。同时,我认为由于美国的核心通胀降得慢,四季度美联储降息的概率极低。可以看到,核心通胀中的住房通胀方面,美国近几个月的房地产有企稳迹象,使得今年9月份以后,美国住房通胀可能会比市场此前预期降得要慢。”张忆东指出。

张忆东进一步指出,美国现阶段的制造业回流工作,让美国劳动力的供求关系出现了中长期的减轻,这使得美国通胀中枢上移,也意味着美联储不敢轻易地开启降息周期。

“总的来说,我认为今年美联储可能还是会保持高利率,到了2024年的3月或5月,才有可能迎来降息周期。因此,明年上半年才是美国降息周期更加可能开始的时间节点。”张忆东说。

相信中国出口产业链的全球竞争力

出口方面,张忆东表示,过去几个季度,美国经济其实已经在回落,但我国的出口仍是韧性十足,特别是在制造业领域,明显超预期。因此,即便是在全球经济低速增长阶段,也可以相信中国出口产业链的全球性竞争力。

同时,张忆东认为,人民币汇率目前在合理区间的波动,也阶段性有利于我国的出口竞争力。此外,美国经济大概率是周期性的下行而非显著失速,出现超预期硬着陆的概率有限。

“节奏方面,从今年四季度到明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和欧洲经济,大概率会比今年多数时候更糟糕。因此,今年底到明年上半年我国出口将面临一定的挑战。这方面,我们需要积极地做好产业升级效率的提高,从而保持出口竞争力。”张忆东说。

接下来最看好美债

“全球视角下,接下来我最看好的资产是美债。”张忆东说,美国经济的下行趋势是确定的,因此虽然美国在三季度有可能加息,但是在加息周期的后期,长端利率跟随经济中长期的预期将更紧。

张忆东指出,美债作为中等风险偏好的配置,现阶段对投资者而言是很好的配置选择。风险偏好更高一些的投资者,可以关注美国的一些龙头公司发的债,这些公司虽然长期的发展具有不确定性,但“短期死不了”,因此可以看做高等级的信用债来配,特别是一些具有科技属性的龙头公司。

“此外,对于美国本轮的科技浪潮和再工业化,也需要保持重视,接下来美股是有可能进入结构性的科技牛市。”张忆东进一步指出,“节奏方面,今年下半年,三季度纳斯达克不排除创出历史新高。但随着四季度美国经济明确地进一步下行,可能会有明显的调整。而到了2024年下半年或最快在明年二季度,经过消化后美股可能继续出现结构性的机会。”

珍惜A股的结构性行情

国内方面,张忆东表示,就大的宏观视野角度而言,接下来非常看好A股市场。

“长期维度而言,A股市场是中国本土主流资金所支撑的市场,投资者对于中国具有满腔的热忱,对中国未来也是充满期待。因此,在大国博弈、地缘政治日益复杂多变的时代,在随时要接受外部环境出现风高浪急甚至惊涛骇浪的阶段,A股是具有确定性溢价的。”张忆东说。

张忆东表示,港股方面,虽然相对A股更为便宜,但目前问题的关键是,港股的估值体系重构仍没有结束,缺少估值的锚。此前,港股的估值锚是互联网,其他品种的估值可以把互联网作为参照,但现阶段港股的估值体系重建仍在进行中。这种情况下,更倾向于在港股进行中短期的投资。

“落实到行业格局,近几年A股的科创属性越来越强,特别是AI方面,A股的产业代表性非常强。反观港股,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的基本结束,面对当下的科技浪潮,港股并没有太多的标的,因此比较尴尬。”张忆东说。

落实到投资上,张忆东表示,港股更适合进行类债券配置,通俗地说,就是“躺平”等待全球大放水,进而出现水涨船高。如果在港股“瞎折腾”做波段,左一脚右一脚很容易陷入沼泽。

“A股的话,投资者要珍惜A股的结构性行情,特别是国家政策扶持的方向,这也是投资者可以进行战略投资的方向。”张忆东进一步指出,“随着中国进入到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传统产业的增速将系统性的进入低位徘徊阶段,所以对传统行业,最需要珍惜的机会就是高股息且能够持续分红的,能够持续给予投资者回报的一些传统行业龙头公司。”

关注两方面风险

风险方面,张忆东认为,从宏观角度看,全球经济最大的风险是美国通胀的超预期,即接下来美国通胀不降反升。这种情况下,无论是美联储还是欧央行,都将面临非常棘手的情形。

“微观层面,全球最大的不确定性是目前各方满怀热忱的科技浪潮,如果进展大大低于预期,例如不能进行预期中的迭代或在应用端进行扩展,可能也会引发市场的一定程度动荡。”张忆东说。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