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发言人就美国总统拜登签署对华投资限制行政令答记者问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220

问:北京时间8月10日凌晨,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令设立对外投资审查机制,限制美国主体投资中国半导体和微电子、量子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领域。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对美方执意出台对华投资限制措施强烈不满、坚决反对,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美方打着国家安全的幌子,限制美国企业对华投资,大搞泛安全化、泛政治化,其真实目的是剥夺中国发展权利,维护一己霸权私利,是赤裸裸的经济胁迫和科技霸凌。美方此举严重违反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严重破坏国际经贸秩序,严重扰乱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严重损害中美两国乃至世界工商界利益,其实质是搞逆全球化、去中国化。

中方敦促美方切实履行拜登总统无意对华“脱钩”、无意阻挠中国经济发展的承诺,停止将经贸科技问题政治化、工具化、武器化,立即撤销错误决定,取消对华投资限制,为中美经贸合作创造良好环境。中方将密切关注有关动向,坚决维护自身权益。

  相关报道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发布对外投资审查行政令答记者问

有记者问:北京时间今天凌晨,美国白宫发布对外投资审查行政令,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注意到美方发布对外投资审查行政令。

美方限制本国企业对外投资,打着“去风险”的幌子在投资领域搞“脱钩断链”,严重背离美方一贯提倡的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影响企业正常经营决策,破坏国际经贸秩序,严重扰乱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中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将保留采取措施的权利。

希望美方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和公平竞争原则,不要人为阻碍全球经贸交流与合作,不要为世界经济恢复增长设置障碍。

外媒:拜登签署“对华投资限制”行政命令 中国驻美使馆发言人回应

据路透社等媒体9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于当地时间周三(9日)签署了关于“对华投资限制”的行政命令,该命令将严格限制美国对中国敏感技术领域的投资,并要求美企就其他科技领域的在华投资情况向美政府进行通报。值得注意的是,美方此前已就该行政令多次放风,中方也已明确表达反对立场。

关于该行政命令,路透社在最新报道中称,它授权美国财政部禁止或限制美国在包括半导体和微电子、量子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系统三个领域对中国实体的投资。报道称,拜登在给国会的一封信中声称,他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是为应对中国等国家“在军事、情报、监视或网络能力等重要敏感技术和产品方面的进步所带来的威胁”。

这种对所谓中国威胁的渲染,在华盛顿已经屡见不鲜。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说法称,该行政令预计明年实施,此前将征求多轮公众意见。报道进一步称,尽管美国官员坚称,该行政令旨在解决“最急迫的国家安全风险”,而不是将美中两国高度依赖的经济关系分开,但这一举措仍可能加剧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经济体之间的紧张关系。

对于拜登9日签署上述行政令,俄卫星通讯社称,中国驻美国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同日晚些时候作出回应,表示非常遗憾。“尽管中方一再表示深切关注,但美方仍继续实施新的投资限制。中方对此非常失望,”刘鹏宇说,“中美经贸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的。双向投资是双边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

“美国推进对华投资新限制,中美关系再受考验。”据《纽约时报》9日报道,拜登政府计划在当天推出涉及敏感技术领域的对华投资限制措施,包括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和先进半导体等行业,以阻止美元和专业技术向中国转移。这家美媒将白宫的这一行动称为“美国在与中国的经济冲突中为遏制金融流动而采取的首批重要措施之一”,分析人士认为,沟通和执行这项措施将会很困难,美国“商界已经开始反对私人市场政治化”。通信技术专家项立刚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明年就要举行大选,拜登政府在竞选压力之下需要显示对华强硬态度,因此会将打压中国的措施作为拉选票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华盛顿并不看重这些措施实施后的效果,即便美国企业的利益将受到损害。

酝酿时间很长 范围一再缩小 美国顶着强烈质疑限制对华投资

“美国推进对华投资新限制,中美关系再受考验。”据《纽约时报》9日报道,拜登政府计划在当天推出涉及敏感技术领域的对华投资限制措施,包括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和先进半导体等行业,以阻止美元和专业技术向中国转移。这家美媒将白宫的这一行动称为“美国在与中国的经济冲突中为遏制金融流动而采取的首批重要措施之一”,分析人士认为,沟通和执行这项措施将会很困难,美国“商界已经开始反对私人市场政治化”。通信技术专家项立刚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明年就要举行大选,拜登政府在竞选压力之下需要显示对华强硬态度,因此会将打压中国的措施作为拉选票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华盛顿并不看重这些措施实施后的效果,即便美国企业的利益将受到损害。

据报道,这一轮限制措施将禁止美国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公司对一些高科技领域进行投资,并要求在中国其他行业投资的公司报告相关活动,使得政府更好地了解美中之间的金融流动。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披露说,白宫将在9日对限制措施进行详细说明,此举旨在防止美国资金和专业知识帮助开发可能支持中国军事现代化并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技术。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艾米丽·本森称,预计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将被禁止用于军事用户及其相关用途,美国政府因此必须划定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界限。美国《华尔街日报》披露说,违反相关规定的投资者可能面临罚款,并被迫撤资。

美国政府可能会设营收门槛。彭博社披露称,新限制令或仅适用于收入至少有一半来自相关高科技领域的中国企业。知情人士透露,由于美国政府需要听取更多业界意见以纳入决策,这一限制措施大约还需要一年时间才能生效。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财政部和商务部官员已经设法缩小了限制令的范围。财政部官员历来倡导增加美国对华投资,而并非减少。

在支持者看来,美国的新限制令是保护国家安全的必要举措,一些美国议员此前批评政府推出的措施力度不够,但也有不少声音认为,该限制令主要会使美国经济处于不利地位,因为其他国家将继续与中国建立技术合作伙伴关系,而中国并不缺乏资本。据外媒披露,拜登政府对相关限制措施的讨论已有近两年,美国政府官员去年花费了很多时间权衡实施投资限制的范围,他们与企业高管进行了接触,征求他们的意见。行业团体和风险投资家们积极进行了游说,反对广泛禁止对华投资,称这将搅乱重要的商贸关系。

《纽约时报》认为,过去数年,尽管美中两国在经济领域出现一系列摩擦,但风险资本和私募股权公司仍在寻找合作机会,作为进入中国充满活力的科技行业的一种方式。因此拜登政府若推出对华投资新限制令,那么可能意味着在美中经济冲突中开辟了一条新战线。此举也可能使得美国官员试图通过接连对华进行外交访问来缓解两国关系紧张的努力受到损害。美国财政部前官员索贝尔表示,尽管存在如此广泛的分歧,但美国和中国仍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对话,“我们和他们待在一条船上”。

关于美国这项限制令的影响,中国数实融合50人论坛智库专家洪勇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企业的创新能力可能面临挑战,而对于美国企业来说,这可能影响他们与中企的合作和市场准入,从而损害其竞争力。

项立刚认为,现在中国产业发展对美国的依赖程度比较低,因此这一限制措施对中国企业的实质影响比较小,而且中国目前不是特别缺少资金,我们国内的很多大企业对于重大领域的投资也很积极。另一名芯片领域专家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预计市场对于美国这项措施的反应不会很大,原因包括对这一限制令的“预告”已经很久,以及近年来,美国在华投资较少。《华尔街日报》引述美国荣鼎集团的数据称,去年美国对华直接投资为82亿美元,创20年来新低;去年美国对华风险投资为13亿美元,是10年来低点。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