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预计铝价远期曲线“近强远弱”格局可能持续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209

中金公司研报认为,政策利好下,短期内铝市场“强现实”得以确认,但供需过剩的压力可能也越来越近。一方面,云南复产后国内铝运行产能或维持高位,2024年海外供给将贡献更多增量,另一方面国内竣工用铝需求可能于2024年上半年开始承压,供给和需求压力下2024年铝供需过剩或有所扩大。价格表现上,当下SHFE铝价可能已经计入了政策驱动的地产需求改善,四季度上行空间有限,而LME铝价存在补涨空间,上调年内LME目标价至2300美元/吨。结构上,预计铝价远期曲线“近强远弱”格局可能持续,但中期来看价格下行风险不容忽视。

  全文如下

中金 | 铝:“近强远弱”格局或持续

中金研究

铝作为有色金属中的地产“后周期”品种,政策利好信号结合铝基本面强现实,上周SHFE铝价强势上涨。本篇报告我们分析了二季度以来,铝价“近强远弱”、“内强外弱”的特点,以及国内铝厂得以维持更高的利润空间的原因。政策利好下,我们认为短期内铝市场“强现实”得以确认,但供需过剩的压力可能也越来越近。一方面,云南复产后国内铝运行产能或维持高位,2024年海外供给将贡献更多增量,另一方面国内竣工用铝需求可能于2024年上半年开始承压,供给和需求压力下2024年铝供需过剩或有所扩大。价格表现上,我们认为当下SHFE铝价可能已经计入了政策驱动的地产需求改善,四季度上行空间有限,而LME铝价存在补涨空间,我们上调年内LME目标价至2,300美元/吨。结构上,我们预计铝价远期曲线“近强远弱”格局可能持续,但中期来看价格下行风险不容忽视。

2023年8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调整优化差别性住房信贷政策的通知》[1]、《关于降低存量首套住房贷款利率有关事项的通知》[2],对首付比例、新发和存量贷款利率要求进行明显优化。铝作为有色金属中的地产“后周期”品种,政策利好信号结合铝基本面强现实,上周铝价连续上涨,截至9月1日,2309合约结算价周环比上涨约4.5%至19,460元/吨;9月1日主力合约盘中触及19,585元/吨,是2022年8月以来的盘中最高点。

本篇报告我们分析了二季度以来,铝价“近强远弱”、“内强外弱”的特点(图表1、2),以及国内铝厂得以维持较高利润空间的原因。向前看,政策利好下,我们认为短期内这一趋势仍将持续,但不可忽视供需过剩的压力可能越来越近。

国内需求韧性抵消云南复产增量,铝价“内强外弱”

六月份,随着云南降水量恢复并逐渐进入丰水季(图表6),当地铝厂具备复产条件,根据SMM调研,云南省电解铝复产进度顺利,截至8月23日已累计复产148万吨,带动国内电解铝运行产能增长至4216万吨左右,达历史高点。此外由于雨季降水丰沛,我们预计剩余49万吨电解铝产能正在复产,或于9月上旬确认复产完成。

虽然云南铝复产较快,但国内社会库存自6月起持续维持在50万吨左右低位(图表3),我们认为可能主要得益于地产竣工、光伏和白色家电需求的支撑。首先,今年地产“保交楼”推进有所加速,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3年上半年,全国房屋竣工面积同比增长19.0%,增幅较一季度扩大4.3个百分点,铝作为地产后周期品种,其需求受竣工加速带动有所改善。其次,光伏用铝维持高增长。根据Mysteel调研,1-7月铝棒产量为934.5万吨,同比增加120.56万吨,其中超80%增量来自光伏用铝需求。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于7月将年内中国光伏新增装机预测由95-120GW上调至120-140GW,以中位数130GW计算,全年装机将同比上升48.7%。再次,以空调为代表的家电销售表现亮眼。根据产业在线数据,2023年7月家用空调内销出货量 1175 万台,同比上升28%;出口出货量 486 万台,同比上升13%。

相比之下,海外持续高利息环境下,铝需求略显疲态,二季度以来LME铝价以及欧洲和美国市场铝现货升水震荡下行。截至目前,三季度LME均价为2,143美元/吨,这与我们去年的展望相符。在2022年10月发布的报告中,我们提到2023年,铝价可能回到“成本驱动”逻辑,价格中枢或下移至75分位现金成本线附近(2,100-2,200美元/吨)。但今年二季度以来SHFE表现铝价超预期,并未随着成本和LME价格回落,国内外铝比价扩大,进口窗口打开(图表5),铝价呈现“内强外弱”特点。

原材料成本下移叠加铝价“内强外弱”,国内铝厂利润空间扩大

年初至今,由于能源价格、预焙阳极价格下跌,电解铝成本随之下移。根据我们的测算,截至八月底,国内铝厂中,配有自备电厂的铝厂,现金成本相比年初下降约16%,而使用网电的铝厂现金成本下降约6%(图表7)。叠加国内铝现货价格保持韧性,整体而言,国内铝厂加权平均现金利润相比年初提升至4,000元/吨以上,其中使用网电的铝厂利润不足2,000元/吨,配有自备电厂的铝厂利润在5,500元/吨以上。

由于二季度以来,国内铝价相比LME铝价更具韧性,海外铝厂亏损面积更大。根据全球铝成本曲线以及国内外市场三季度铝均价计算,我们估算国内铝厂中96%实现现金利润,而海外铝厂仅有84%实现现金盈利(图表8)。

向前看,短期内铝市“强现实”得以确认,明年预期过剩下价格下行风险不容忽视,“近强远弱”格局持续

需求端,随着步入“金九银十”传统旺季,市场对于需求修复的预期进一步升温。地产利好政策有望降低居民的购房门槛与资金成本,地产基本面改善或对于竣工有所提振,从而在短期内带动建筑用铝需求进一步改善。但我们也提示,中长期需求侧可能仍有压力。首先,鉴于国内地产新开工和销售自2022年起同比大幅下降,根据我们的测算,相应的建筑用铝需求可能于2024年上半年开始承压。其次,外需对我国铝材出口需求的拖累仍在持续,年初至7月,我国未锻轧铝及铝材出口量累计同比下滑20.7%。尽管8月制造业PMI环比改善,但统计局在解读中指出“市场需求不足仍是当前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制造业恢复发展基础尚需进一步巩固。”[3]

供给端,若今年秋冬云南不出现极端干旱天气,我们预计当地铝厂在枯水季可能不会再次减产,从而维持较高运行产能。更重要的是,2024年海外铝产量增速或有所提升,主要来自印尼华清铝厂产能爬坡、印度Vedanta扩产、加拿大Kitimat、巴西Alumar、Aluminio以及欧洲部分铝厂复产,我们估算2024年海外铝厂产量或增加92万吨,同比增长约3.2%。我们提示关注国内云南水电铝潜在干扰的同时,也需关注海外铝厂增产复产情况。边际上需求增速放缓叠加海外供给增长提速,我们预计明年全球铝供需过剩扩大。

综上,政策利好下,我们认为短期内铝市场“强现实”得以确认,但2024年或面临来自供给和需求的双重压力。价格表现上,我们认为当下SHFE铝价可能已经计入了政策驱动的地产需求改善,四季度上行空间有限,而LME铝价存在补涨空间,我们上调年内LME目标价至2,300美元/吨。结构上,我们预计铝价远期曲线“近强远弱”格局可能持续,中期来看价格下行风险不容忽视。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