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海洲:借钱也要分红 对这种“掏空式”分红公司IPO应掏红牌罚下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72

新年伊始,浙江胜华波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成了A股市场2024年度首家IPO被否企业。胜华波IPO被否之所以引发资本市场关注,除了有2024年度首家IPO被否这样一个“桂冠”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该公司前脚分红超3亿后脚拟IPO募资5亿补充流动资金,这种先掏空后补血的做法成为当下市场关注的一个重点。

胜华波IPO被否,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过,胜华波IPO被否决,引发起市场对捷翼科技IPO的关注。因为捷翼科技与胜华波被人们称为是“卧龙”、“凤雏”, 两家公司都是典型的家族企业、实控人控股100%;同时两家公司都在申请IPO前大手笔分红。而且在分红的问题上,捷翼科技出手甚至更狠,不仅大手笔分红,甚至不惜“掏空”账面货币资金导致公司有息负债飙升,也即该公司借钱也要分红。如此一来,捷翼科技受到市场的关注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在这里,有必要审视一下捷翼科技提交IPO申请之前的现金分红情况。资料显示,2021年和2022年,捷翼科技公司的分红金额分别为4.8亿元、2.98亿元,合计7.78亿元。事实上,这两年公司的利润总额只有5.32亿元(2021年净利3.33亿元、2022年净利1.99亿元)。换言之,捷翼科技赚的还没分的多,公司分红属于典型的“掏空式”分红。

捷翼科技IPO提出的募资计划是12亿元,其中8.4亿元投向电子电器网络连接系统建设项目,剩余3.6亿元为补充流动资金。可以说,该公司对资金在使用上还是有需求的。既然如此,该公司为何还要在IPO之前大手笔IPO呢?实际上,如果公司不分红,7.78亿元的资金差不多就可以满足该公司电子电器网络连接系统建设项目的需要了,其募资也就完全没有必要。

而该公司之所以要大手笔分红,这显然与公司是典型的家族企业密切相关。因为在IPO之前,公司实控人为周立新、王超母子,二人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公司100%股权。公司现金分红7.78亿元,这意味着这笔巨资从捷翼科技公司流向了周立新、王超母子的家族。而12亿元募资则是向投资者要钱,这对于周立新、王超母子的家族来说,意义显然是不一样的。

而且进行这种“掏空式”分红,将企业前期的发展成果完全据为己有,这样企业上市后,实控人就可以最大程度上规避企业发展的风险,而将企业未来发展的风险转移到公众投资者的身上。这就是一些企业实控人在IPO前要进行“掏空式”分红的原因。因此,进行“掏空式”分红,就是实控人的一种“算计”,对自身利益的一种算计,对企业利益的一种算计,以及对公众投资者的一种算计。

也正因如此,“掏空式”分红对企业的影响是负面的。以捷翼科技为例,经过“掏空式”分红,公司的负债明显回升。梳理捷翼科技的招股说明书不难发现,2020年公司的负债总额为2.97亿元,到2022年,这个数字增加到了10.15亿元,资产负债率由19.94%攀升至55.44%。

同时,公司的财务数据还显示,2021年捷翼科技现金分红4.8亿元后,年末公司的货币资金较2020年年末减少5.07亿元,只剩下8300万元,同比下滑85.99%;2022年现金分红2.98亿元后,年末公司的有息负债(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长期借款、应付债券之和)飙升至4.32亿元,较2021年年末增加1389.65%。其中仅短期借款,2020年至2021年捷翼科技经历了从无到2446.9万元,再到2022年达3.31亿。

因此,通过捷翼科技的“掏空式”分红,投资者不难发现,该公司的实控人是一个很会为自己谋利益的人。而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牺牲公司的利益,甚至公开算计公众投资者的利益。因此,对于这样的实控人,对于这样的公司,投资者很难投出信任票,很难相信这样的实控人与公司能够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对于这种公司IPO,交易所有必要直接亮出红牌将其罚下。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