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证券:低空经济具备强产业辐射力 有望催生万亿产业规模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42

中信证券研报指出,低空经济是“航空+”式的新兴融合经济形态。近年来我国密集出台相关产业政策,深化空域改革,推动低空经济从探索走向发展。通航是低空经济的主体产业,而无人机产业是其主导产业,两者结合的城市空中交通UAM是发展热点,eVTOL则是UAM的主流形式。低空经济具备强产业辐射力,有望催生万亿产业规模,新赛道将在通航产业基础上,完善基础设施和运营建设,拓展更先进的飞行器技术,扩大全新的应用场景,为相关产业提供更多发展增量。

  全文如下

低空经济|发展新质生产力,低空经济蓄势待飞

低空经济是“航空+”式的新兴融合经济形态。近年来我国密集出台相关产业政策,深化空域改革,推动低空经济从探索走向发展。通航是低空经济的主体产业,而无人机产业是其主导产业,两者结合的城市空中交通UAM是发展热点,eVTOL则是UAM的主流形式。低空经济具备强产业辐射力,有望催生万亿产业规模,新赛道将在通航产业基础上,完善基础设施和运营建设,拓展更先进的飞行器技术,扩大全新的应用场景,为相关产业提供更多发展增量。

▍低空经济,“航空+”式的融合经济形态。

低空经济是一种围绕低空展开的经济活动的集合,其主要具备三大特征:①飞行活动主要在低空空域中开展;②低空飞行活动是最终产出形式;③生产装备主要是各类航空器与作业装备。广义上,低空经济主要是垂直范围为真高3000米以下,以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航空器的低空飞行活动为牵引,辐射多领域的综合性经济形态,其中,通用航空是低空经济的主体产业,无人机产业将是未来低空经济的主导产业。低空经济既有传统的内涵,亦有新兴的概念,其核心是航空器与各产业的“组合式”经济形态,如“农林+航空”“体育+航空”“电力+航空”“公安+航空”等。

产业政策密集出台,低空经济从探索走向发展。

2021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首次将“低空经济”写入国家级规划;2023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式将“低空经济”作为我国战略新兴产业进行定调。而在地方上,各地积极抢抓低空经济产业密集创新和高速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仅2023年已有约16个省份将低空经济、通用航空等相关内容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并陆续出台支持政策。

空域改革试点持续推进,有人/无人航空器规范化管理。

空域管理是我国发展低空经济的关键,自2010年起我国在全国各地开展低空空域协同管理改革试点。2023年我国先后发布《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空域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国家空域基础分类方法》等,这些文件对我国的空域、有人机及无人机进行了官方层面的划分并提供进一步的指引和确认,同时也为后续有人/无人结合的航空器等新兴应用留下空间,这些文件体现了我国对空域空管自上而下改革的迫切需求,对我国低空经济所面临最重要的上层核心环节的打开带来进一步的可能,大大推动我国低空经济在开放发展的同时走入规范化的道路。

低空经济推动通航和无人机发展,UAM为未来热点。

我国低空空域的逐步开放料将推动通航产业、无人机产业的高速增长,而UAM作为专注于城市区域内或城际中短途运输的新兴出行方式,将成为最为活跃的领域。其中,民用无人机领域,在低空经济浪潮的带动下工业无人机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市场潜力与商业价值,特别是物流领域或在低空经济发展下迎来新的放量。UAM即城市空中交通中,eVTOL(电动垂直起降)或成为主流方案。相较直升机,eVTOL在安全/噪音/成本等方面具备更大优势。目前航空装备巨头、传统或新兴车企、互联网科技公司均在该领域加速布局,eVTOL商业化元年已经到来。

低空经济强产业辐射,万亿市场规模成共识。

低空经济作为新兴的融合经济形态,产业辐射面极大。根据新华网测算,2023年我国低空经济规模超5000亿元,2030年有望达到2万亿元。在通航产业上,我国发展相对落后,2022年我国通航机队规模仅为美国的1.52%,相较美国发展空间巨大。在民用无人机中,工业级占比已超越消费级并在高速增长,根据Frost & Sullivan的预测(转引自纵横股份招股说明书),工业无人机市场增速仍将保持高位,其中,物流或将是无人机应用的重点领域,22-24年物流无人机市场CAGR或将达到200%。对于UAM领域,其愈发受到全球市场的关注,特别是eVTOL,综合Markets and Markets、Global Info Research等机构数据,预计到2030年全球eVTOL市场规模将达200~300亿美元,其中亚太地区复合增速或为最高,中国eVTOL产值预计在2025年有望超过百亿,到2030年中国市场份额有望达到25%-30%左右。

“新基建”或先行,主机厂通常主导产业链。

低空经济作为综合体主要包括低空基础设施建设、低空航空器制造、低空运营服务、低空飞行保障为主的四大环节。基建是发展低空经济的基石,包含监管设施等,其中ADS-B系统随着雷达的发展成为新的航空管理设备。低空航空器的创新主要在无人机和eVTOL,其中eVTOL是一种复杂的系统工程,由整机制造商基本主导,其制造链可以分为动力系统、内部结构件、航电和飞控系统、能源系统以及总装,成本占比大致为40%/25%/20%/10%/5%。近年来已有数十家企业深耕eVTOL整机领域,既有专攻eVTOL的企业,亦有从传统或新兴车企、国有航空制造企业切入的,而分系统供应商主要是以原有能力向新产业延申。

风险因素:

政策不达预期的风险;适航审定不及预期的风险;基建配套不及预期的风险;行业竞争加剧风险;技术进展不及预期的风险。

投资策略:

低空经济是“航空+”式的融合经济形态,也是全球战略性的新兴产业,在我国相关政策的持续加持下,未来发展潜力巨大。作为结合传统和新领域的新赛道将在通航产业基础上,完善基础设施和运营建设,拓展更先进的飞行器技术,扩大全新的应用场景,为相关产业提供更多发展增量。建议关注以下细分领域:

1) 基础设施和运营:低空空域管控系统、飞行信息系统、通讯导航系统等“新基建”有望先行;

2)航空器制造:包括直升机、无人机和eVTOL等产业链环节;

3)上游航空材料。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