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经济第一城竞逐提速:各地在争什么?谁将脱颖而出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29

我国低空经济正在迎来大发展,这一飞跃不仅得益于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迅猛发展,更离不开政策的强力支持。今年来多地密集发布相关政策抢滩“低空蓝海”,竞逐“第一城”态势初成,谁能成为低空经济产业的高地?

据澎湃新闻记者不完全梳理,今年以来,已有北京、南京、安徽、深圳、苏州、沈阳、太仓、武汉、天津、山东、长沙、漳州等十余个省市,发布了围绕低空经济相关的行动方案或相关征求意见稿。包括重庆、安徽省、江西共青城、苏州、广州、武汉、贵州等多个省市,则陆续推出了低空经济产业基金,激励产业发展,其中总规模最大的达200亿元。

低空经济是指在3000米以下空域内,以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航空器的低空飞行活动为牵引,辐射多领域的综合性经济形态。

中国民用航空局副局长韩钧曾表示,低空经济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产业链条长,涵盖了航空器研发制造、低空飞行基础设施建设运营、飞行服务保障等各产业;应用场景丰富,既包括传统通用航空业态,又融合了以无人机为支撑的低空生产服务方式。在工业、农业、服务业等领域都有广泛应用。

地方鼓励开发应用场景,企业:空域决策权下放,应用场景不断拓展

“今年以来可以看到各地包括基础设施建设、空域改革、数字空管措施、资金支持等多方面政策的扶持力度很大,有利于促进行业的发展,很多政策提供了方向,但还需要一些时间去具体落实。”峰飞航空科技高级副总裁谢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据澎湃新闻记者梳理,上述多个省市的行动方案或是高质量发展举措中,都强调要壮大低空经济产业链,大部分提及要支持加强低空基础设施建设,包括空域网络、起降场地、各类平台等。有的还指出,要完善飞行保障/监管体系、加强创新能力建设、培育低空经济应用场景等。

联合飞机集团副总裁兼集团市场总监孙立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原来通航企业自己找场景开拓市场,到如今国家以及各地政府通过密集的政策指引,更多的应用场景正在被开放出来。

上述多个省市的行动方案指出,要培育、丰富和拓展低空经济应用场景。包括开发低空快递物流、旅游观光、应急救援、城市管理、航空运动等应用场景。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强调政府端应用场景的打造。

《南京市促进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24—2026年)》提及,要主动发掘各类“政府端”低空飞行应用场景,在应急处置、医疗救护、消防救援、巡检巡查、国土调查监测、工程测绘、交通治理、城市管理、农林生产等重点领域,打造30个以上示范应用场景并逐步在全市复制推广。

“无人机是低空经济战略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得到地方政府和无人机运营相关方密切关注,对无人机场景落地的期待和认可度越来越高,原因在于此产业的发展能够为运营方和各地政府带来了现实收益。”航天时代飞鹏副总经理魏雅川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今年4月底,公司用无人机从文昌到珠海运输虾苗,500多公里的距离只需要2个多小时,保障虾苗存活率100%,而此前海运虾苗存活率不到70%。

此前有地方低空经济专家曾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发展低空经济,各个省市的产业链根据各地区资源的不同各有侧重。低空经济产业相关的促进政策,各地大同小异,主要专注在低空新基建、低空制造、低空飞行保障与低空运行保障四个方面。同时,地方政府也将低空经济产业作为本地经济增长一个重要的增长引擎,“不过细分来看,各地的行动方案中真正核心的还是打造低空飞行场景,以低空飞行为牵引才能带动这条产业链的发展。”

北京、安徽、苏州等多地政策提及,鼓励发展城市空中交通新业态。

据《北京市促进低空经济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方案(2024-2027年)(征求意见稿)》指出,城际通勤方面,建立大兴机场与雄安新区,首都机场与天津、廊坊等地区的通勤航路航线,探索分体式飞行汽车城际通勤+城内摆渡应用新业态。《苏州市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24~2026年)》提及,要发展城市空中交通(UAM)新业态,建设以苏州为中心,辐射东南西北的空中走廊,推进苏州与周边运输机场的联程接驳。《安徽省加快培育发展低空经济实施方案(2024—2027年)及若干措施》指出,鼓励有条件的城市探索发展eVTOL等新型飞行器短途商业运输模式。扩大城市低空飞行,鼓励有条件的运营企业开展城市空中交通应用示范。

“随着空域决策权的逐渐下放,目前县级政府已具备一定的空域决策权,通航的航线在申请、审批流程上已大大简化。”孙立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低空基础设施建设的核心包括空域问题,前述多地在方案中提及,要规划放开,推动构建低空航路航线网。

《南京市促进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24—2026年)》提及,要推进空中交通协同管理,建立省、市、区融合的军地民低空空域协同管理机制,统筹管理和利用全市低空空域资源,优化低空飞行活动申报流程和服务保障。《苏州市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24~2026年)》提及,要推动低空航路航线划设,协调军方和民航华东局,开展低空航路航线划设研究工作,绘制低空航图,完善全市航路航线网络布局,统筹利用城市和区域低空空域资源。

企业加大投资布局,有公司预计二季度营收增8倍

“去年以来密集的政策出台,一方面引领了资本投入的方向,无人机研发和公司运营都需要资金,更多的资本关注到低空赛道,让企业发展已进入‘快车道’。另一方面,资本和政策的共同引领下,低空经济市场将进一步打开,供应链生态将进一步完善。”近日航天时代飞鹏副总经理魏雅川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今年以来,资本和政策共振对公司业务的市场开拓和业绩增长,都有非常明显的促进作用。

近期,多位无人机行业高管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大批涌入的政策与资本,对无人机企业的运营与发展已产生实际的正向影响。

山河SA60L飞机是一款由山河星航自主研发的单发双座轻型运动飞机。

山河星航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公司2002年以项目形式开始,到2008年正式成立公司,再到目前已有20多年的投入,“此前政策和市场开放度较小,通航机场以及空管系统的基础建设都很薄弱,通航发展一度走得比较艰辛,随着当前政策产业的扶持,近三年公司已逐渐实现小幅盈利。”

“目前,公司对接的供应链企业和客户越来越多,整体销售也有了向好的趋势,今年预计营收能有同比三成至五成的增长,三年之内能有三倍的增长。”邓宇介绍,今年计划在传统通航和无人机两个领域都推出全新产品,将在今年给公司带来5000万到1亿元左右的营收增长,明年数据将更为可观。

拿下全球eVTOL行业内首张生产许可证的上市公司亿航智能(Nasdaq: EH),今年一季度业绩也大幅增长。据5月20日晚发布的一季报显示,总收入6170万元,同比增长178%。净亏损6340万元,同比缩窄27.2%。预计二季度总收入约为9000万元,同比增长约804%。

今年一季度,亿航智能获得EH216-S无人驾驶载人电动垂直起降航空器的生产许可证,跨入批量化生产阶段。亿航智能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胡华智在一季报中表示,获颁生产许可证,叠加政府对加快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政策支持,促使国内外潜在客户的咨询和订单激增,包括政府类客户及景区运营商等,从而推动公司在第一季度实现了交付新纪录,共计交付26架EH216-S系列产品(去年同期为11架),实现了营收的同比大幅增长。

由于低空经济本身具有的投入与回报之间的长周期性的特性,资金对于公司研发、运营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多家无人机企业高管还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其公司有上市计划,近期要继续加大对企业资金的注入,加大研发投入。

“去年公司研发投入占营收占比已经达到了25%,今年将提升至30%以上。此外,去年底公司进入IPO辅导报备流程,将来有在科创板上市计划。”邓宇表示,今年以来能明显感觉到接触的客户变多了,对公司而言意义重大,同时还意味着整个产业有很大的发展前景。

联合飞机集团无人机助力物流运输行业

联合飞机集团副总裁兼集团市场总监孙立业表示,目前联合飞机集团已完成D+轮融资,估值超过100亿元,希望能面向全球进行融资,计划近几年成功上市。航天时代飞鹏副总经理魏雅川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公司正在进行B轮融资,年内完成,未来也有上市计划。峰飞航空科技高级副总裁谢嘉表示,峰飞于2021年完成1亿美元融资,目前融资到B轮。

与此同时,在政策和资本的席卷下,企业也在纷纷计划扩大投资和业务布局。

“近两年联合飞机集团在继续加大投资,包括开发能改变城市面貌的跨省运输产品‘空中小轿车’,今年末将对外宣发。”孙立业表示,集团正在大规模投资研发空中小轿车,政府也给予了集团很多支持,计划将在中国进行批量生产。谢嘉也指出,峰飞持续推进eVTOL航空器的研发、制造、适航、商业应用。随着峰飞货运eVTOL获得全球首张吨级eVTOL型号合格证,峰飞航空科技也在计划扩大峰飞的生产制造基地,推动批量的商业化交付。此外,也在推动峰飞在海外的应用落地。

“随着EH216-S集齐适航三证,亿航智能的商业化运营也在提速。”胡华智表示,公司在扩展国际市场方面也取得了积极进展,在阿联酋、西班牙、哥斯达黎加和日本等地区达成战略合作并进行飞行演示。同时,公司也在积极推进EH216-S在海外的型号许可认证,从而推动国际订单的落地交付,为进一步拓宽国际市场奠定基础。

工业无人机成本大降,多地鼓励技术研发攻关

无人机按照应用场景分类,可以分为消费级无人机、工业级无人机以及航空级无人机。其中应急救援无人机属于工业级无人机类别,据悉,财政部去年四季度增加发行2023年国债1万亿元,作为特别国债管理,支持灾后恢复重建和提升防灾减灾救灾能力。

多位高管指出,今年以来,我国陆续出台了与无人机相关的法律政策,小型企业逐步面临淘汰出局,为行业的规范化和良性发展奠定了基础。就市场发展现状来看,工业级无人机市场发展极为迅速,不过未来市场规模应该最大的还是航空载人无人机。

邓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近年来政府持续加大对通航产业支持力度和关注度,寻找航空器相关的供应链合作伙伴相比以前要容易得多,甚至,其他行业的电机控制器厂商也开始逐步进入低空经济领域,从供应链整合方面来看低空经济赛道吸引力越来越强。

“低空经济本身除了具有的投入与回报之间的长周期性外,人才的培养与留用以及核心技术的研发与攻关,都是公司以及整个行业在未来发展过程中需要去关注和克服的难题。”山河星航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宇告诉澎湃新闻。

“国内发展无人机已有多年,技术层面基本不存在无法攻克的难题,目前限制或延缓无人机行业应用的重要因素在于成本,需进一步健全供应链生态圈,进一步降低无人机制造成本和使用成本。”魏雅川表示。

对于当前行业发展困境,魏雅川表示,“当前供应链上游同质化严重,但标准化不足,销量难以上规模,单机成本下不去,整机价格便难以压缩。未来随着低空经济盘子越来越大,产业链企业也会优胜劣汰,像新能源汽车行业一样建立起完善的、标准统一的供应链体系,那么无人机研发、制造、使用成本将明显下降,低空经济产业发展将出现质的飞跃。”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挤入低空赛道,同质化竞争就会成为不可避免的问题,有地方政策在鼓励发展低空产业的同时,也关注到了差异化的重要性。

《南京市促进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24—2026年)》提到,打造高水平产业承载区。支持各板块、园区根据自身资源禀赋、产业发展方向等特点,多元化、差异化发展技术研发、生产制造、运营保障、场景应用、数据处理等各具特色的低空经济产业园区,避免同质化竞争。

“目前无人机的成本相比10年前,已经下降到原有的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未来无人机在成本上还能有继续下降的空间。”孙立业指出,工业级无人机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发动机研发成本问题,整体成本也可以继续下降,一方面是规模化、另一方面需要技术的增长,让无人机有更大范围的应用。

“对于货运领域而言,无人机优势在于时效性强、操作简便、作业安全,随着低空空域的开放、融合空域飞行管理能力的提升,1个地面机组能够同时监管多架无人机同时作业,进一步摊薄运营成本,甚至逼近陆运成本,此时人们将会享受到当日达、半日达的高效配送服务。”魏雅川表示。

孙立业进一步介绍,工业级无人机在过去三至五年已经可以实现100%国产化。整体而言,行业最大的挑战仍在航空级载人无人机,“研发出来以后还要试飞,要通过物流运投,基本上技术层面都克服了,但需要多方面的配套支持,尤其是发动机和飞行控制两大核心。虽然一个产品需要8-10年的研发和市场检验时间,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也许就可以实现在办公室打开窗户就能喝上一杯无人机送来的热拿铁。”

值得注意的是,多地在行动方案中提及航空发动机等研发攻关的目标。

安徽提及,推动中小微型航空发动机、机载系统、航电系统、航空材料等领域关键技术升级,围绕低空感知管控体系和低空信息安全关键技术开展研究,有序推进要地防御技术创新迭代。北京提及,加强发动机等核心部件及材料配套。通过整机牵引及北京市氢能示范城市建设等,积极发展氢能、生物燃料电池等新能源、高效动力发动机系统,推进轻质、高强比材料开发,加快突破飞控系统、电推进系统、传感器、元器件等关键核心技术,培育优质多元配套企业主体。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