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我是“包工头” 芒格才是“建筑师”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39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2024年5月4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将再度在美国奥马哈召开,东方财富将全程视频直播。直播预约↓↓↓

虽说巴菲特的持仓仍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但其与故人查理·芒格(美国当地时间2023年11月28日去世)之间的故事,同样是很多人津津乐道的。

气象员到投资大师

1924年1月1日,查理·芒格出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市,儿时距离巴菲特现在的住址仅数百英尺。青少年时,芒格曾在巴菲特爷爷家的杂货店里打工,但他们并不相识。

17岁时,芒格曾进入密歇根大学学习数学。大二那年,他在珍珠港事件发生一年后参军。服役中,他曾在新墨西哥大学、加州理工大学研究气象学,但是没有正式毕业。后来,他在阿拉斯加,担任一名军队气象员,没有真正参加过战斗。战争结束后,得益于家人关系帮助,他在没有完成本科学位的情况下进入哈佛法学院学习。

1948年,芒格以优异的成绩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成为一名律师,并开始投资证券以及联合朋友和客户进行商业活动。之后,芒格又成立一家小型建筑公司,主打平房建设项目,并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百万美元。

1962年,芒格用赚来的钱与人合伙成立了一家证券公司——惠勒·芒格公司。1965年,41岁的芒格离开了律所,专注于投资事业。再然后,和巴菲特搭档,并逐渐成为全球知名的投资大师。

1959年初相识

虽然芒格青少年时在巴菲特爷爷家打过工,但和巴菲特的相识是在1959年,这时芒格已经长期离开奥马哈并在洛杉矶定居。根据芒格的传记《穷查理宝典:查理·芒格智慧箴言录》,巴菲特和芒格是在这一年奥马哈的一个晚餐会上相识并一见如故,而这一年芒格35岁,巴菲特29岁。

这次短暂见面后,两人虽生活两地,但彼此始终保持着联系。按巴菲特的说法,当时但凡有什么重大决定,都会寻求芒格的意见。比如1972年,巴菲特和芒格以2500万美元收购的喜诗糖果,在以后成为了经典案例,也为伯克希尔带来了超过20亿美元的投资收益。在此后二人的回忆以及媒体的报道中,巴菲特最初对收购喜诗糖果是有点犹豫的,但最终在芒格的劝说下改变了想法,也让巴菲特对此前的“捡烟蒂”的投资方法有了新的看法。

虽然常常沟通,但在初相识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顶多算是非正式的合作伙伴关系,在事业上还是以各自为战为主。到了20世纪70年代,此时美国股市陷入了一阵狂热,先是1970年-1972年的“漂亮50”行情,后是1973年和1974年的股灾,再然后是科技股为首的小票行情当道。芒格的公司则在1973年和1974年连续两年出现30%以上的亏损,将前期一多半的盈利都赔了进去。好在1975年,芒格迎来显著的盈利反弹。这次“大波动”后,芒格决定不再单打独斗,1975年清算了自己的合伙公司,并将资金投入到了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中。

1978年正式共事

1978年,芒格开始担任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副主席,芒格和巴菲特开始正式共事。在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带领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在投资行业大展拳脚,可口可乐、房地美、美国运通、宝洁、沃尔玛、强生、比亚迪、苹果、美国银行、西方石油等都成为其投资账单上的一员,伯克希尔·哈撒韦也从一家濒临倒闭的纺织厂发展为了如今在全球首屈一指的投资巨头。

而在正式共事的40多年时间里,芒格和巴菲特还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投资纪录——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账面价值一度以年均20.3%的复合收益率书写着新的投资神话。芒格曾评价巴菲特,“在过去近50年的投资长跑中,他始终表现出超人的聪颖和年轻人般且与日俱增的活力。”而巴菲特也曾盛赞查芒格,“他是我遇到过的最聪明、最优秀的人”,还表示“我们的想法如此相似,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2018年,巴菲特在接受采访时说:“在我们认识的整个时间里,我们从来没有争吵过,到现在已经快60年了。”“查理给了我一个人能给别人的最好的礼物。他让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给了我很多好的建议……因为查理,我生活得更好了。”

建筑师和承包商

除了日常的回忆外,在历年的股东信中,巴菲特也多次谈到这位老搭档。比如在最新的2024年致股东信中,因为芒格的去世,巴菲特特意在最开始写了一页题为:查理·芒格——伯克希尔的建筑师的文字。巴菲特表示,查理是伯克希尔的“建筑师”,而我则是“总承包商”,为他的愿景日复一日地进行建设。

1982年的股东信,巴菲特写道:“在做商业决策时,查理和我可以相互替代。距离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阻碍:我们始终认为打电话比持续半天的委员会会议更为高效。”

1989年的股东信,巴菲特这样调侃两人的关系:“我们的副董事长查理·芒格一直强调在商业和生活的其他方面更应该研究错误而不是成功。他的做法是在遵循这样一种精神,‘我只想知道我将在哪里死,这样我就永远不会去那里。’你可以快速明白为什么我们组成了一个很好的团队,查理喜欢研究错误,而我为他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1995年的股东信,巴菲特提到了芒格对于公司运营策略的重大影响:“在伯克希尔这里,我们都信奉查理的格言,即‘只告诉我坏消息,因为好消息会自己解决’。我们也期望我们的经理在进行汇报时表现出这种行为。”

2000年,巴菲特在股东信中又写道:“查理在思考商业经济和投资事务方面比我认识的任何人都更为出色,多年来我通过聆听他的意见学到了很多。”

2011年的股东信中,巴菲特表示,自己时常在进行收购时试图看清十年或二十年后的未来,但芒格的远见力要强于自己,有时也会在收购案的讨论会中不对巴菲特的观点表示赞同。

2014年,巴菲特则写到了两人如何处理分歧:“查理拥有广泛的才智、惊人的记忆力和坚定的观点,而我自己也并不优柔寡断,我们有时会意见不一。然而,在56年的合作中,我们从未发生过争论。当我们存在分歧时,查理通常会这样结束对话,‘沃伦,仔细考虑一下,你会同意我的,因为你是聪明的,而我是正确的。’”

2022年的年度股东信中,巴菲特又一次不遗余力地夸起了自己的好搭档:“查理和我思考的方式基本相似。但我需要用一整页来解释的事情,他可以用一句话总结。而且,他的版本总是有更清晰的推理,还有更巧妙的——可能有人会插嘴说——表达。”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