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脑机接口人类受试者最新进展!马斯克:患者或已康复 思考即可操控鼠标

频道:最新资讯 日期: 浏览:54

当地时间2月19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社交平台X上表示,首位植入了神经连接公司(Neuralink)脑芯片的人类患者似乎已经完全康复,现在已能用他的思维来控制电脑鼠标。

马斯克还表示,Neuralink现在正试图从患者那里获得尽可能多的鼠标按钮点击需求。但马斯克没有透露更多的消息。

据证券时报,Neuralink表示,这项研究使用机器人手术将脑机接口植入大脑中控制移动意图的区域,最初的目标是使人类能够用自己的思想控制电脑光标或键盘。

马斯克对Neuralink项目抱以厚望,希望通过这种方法来治疗肥胖、自闭症、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等疾病。2023年,Neuralink的估值达到约50亿美元。

Neuralink公司于2016年由马斯克成立,旨在短期内帮助那些患有瘫痪和神经系统疾病的人,并从长远来看降低人工智能对人类的风险。该公司的使命是开发治疗各种脑部相关疾病的脑机接口,最终目标是创建一个能够更紧密地连接生物和人工智能的全脑接口。

当地时间1月29日,马斯克在X平台(原推特)发文称,已经有首名患者接受了其创立的Neuralink公司的脑机接口设备植入,恢复良好。他还畅想称,未来可以让瘫痪患者实现比打字员还快的沟通速度,一时间,将脑机接口技术推上了热搜。

脑机接口技术被视为具有巨大医疗潜力的前沿科技,加之马斯克自带的流量属性,因此自Neuralink2023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的临床试验批准之后,其相关进展一直备受期待。

据每日经济新闻2023年11月13日报道,目前,数千人正排队等候,希望能植入马斯克旗下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的大脑植入物。上述消息是传记作家阿什利万斯2023年年底透露的消息。据悉,Neuralink公司预计5年内年收入将高达1亿美元。2023年早些时候,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Neuralink对其设备进行人体试验,到2023年9月时,该公司开始为其首次人体试验招募志愿者。

根据Neuralink 2023年10月4日回复记者采访邮件,公司正在招募的患者疾病包括四肢瘫痪、截瘫、听力损失、大截肢和白内障。但渐冻症抗争者、京东集团原副总裁蔡磊则认为脑机接口不能救命,只能增加交流,他于2023年9月23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个人目前没有时间参加试验”。

近年来,以马斯克为精神领袖的疯狂脑科学家们,决定操纵一台机器人,把硬币大小的植入物放进人类的大脑中,创造出一批记忆增强、灵魂永生、半人半机的超级人类,但这条路不好走。

据每日经济新闻2023年12月28日报道,脑机接口概念源于1973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计算机科学家雅克·维达尔的设想,即通过放置在头皮上的电极可检测到大脑发出的实时信号翻译后用于控制计算机。

值得注意的是,Neuralink的进展并非行业领先。据马斯克传记作者Walter Isaacson透露,马斯克最关注的对手就是Synchron,其临床试验获批更早。据悉,该公司在2023年已经让6名严重瘫痪者用Synchron设备进行简单的数字设备操作,并将在2024年8月结束本轮可行性试验。

据Walter Isaacson,心急的马斯克多次督促Neuralink的工程师加快进度。“过往的试验显示出设备的侵入特性和公司员工匆忙行动所带来的严重安全隐患。” 负责任医生委员会在1月30日的声明中批评指出。

实际上,过去数年来围绕Neuralink的争议一直不曾停歇。

据路透社1月26日报道,美国交通部就Neuralink公司运输有毒气体二甲苯等危险品的不规范行为而对其罚款2480美元,而这一罚款正是源于负责任医生委员会的投诉。

Neuralink另一大争议点是其前期动物实验造成了过多的动物死亡,路透社、连线杂志对这一问题进行了长期的追踪报道。据路透社2022年12月报道,Neuralink公司的试验导致超过1500个动物死亡,有员工在内部写信指出,公司赶进度造成了许多员工压力过大、准备不充分,从而增加了受试动物非必要的痛苦和死亡。

2023年11月,4名美国议员联名要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调查马斯克是否在其技术安全性上误导了投资者,因马斯克在X平台上表示“没有猴子因Neuralink的植入而死亡”。

在动物伦理争议之外,不少人也对Neuralink的技术路径和马斯克的宏大愿景提出批评。负责任医生委员会认为,马斯克的目标是通过Neuralink的技术“实现与人工智能的共生”,这样的路径却并不一定和治疗患者的最佳方法相一致。此外,非侵入式的脑机接口已经证明在改善患者健康上取得了进展,Neuralink的开颅植入方法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

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教授、被誉为“脑机接口之父”的米格尔·尼科莱利斯此前也曾表示,侵入式脑机接口是为了科学研究,对患者并不是最优选择,植入方法应该仅限于非常严重的病例。

尽管争议重重,“多金”的马斯克对脑机接口领域的推动作用不容忽视。布朗大学教John Donoghue就表示,当年他成立Cyberkinetics时需要约1亿美元的资金,但难以筹到。当前,在学界的知识积累基础上,马斯克又把钱带进来了,“我非常高兴地看到,有一天将会出现一款商业(脑机接口)产品可以帮助人类。”

相关文章

网友留言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